服务器里的北京 - 老北京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老北京网
查看: 1210|回复: 17

广安门内四眼井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7-9 11:3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; ~, A. j! d" |6 |7 ~: D: q9 F   下斜街路东,长椿寺斜对面,有条胡同叫思源胡同;原名叫四眼井。大概是进行阶级教育,忆苦思甜时改的。饮水不忘打井人,饮水思源;四眼井改思源,大伙儿思甜,别忘了恩人。老革命歌曲里有一句歌词:旧社会好比那黑咕隆咚苦井万丈深。不改名,想想深井;可以忆苦。也没离阶级教育内容。辩证唯物主义,领悟不易。化神奇为腐朽,复化腐朽为神奇。( r  G* `5 V- u, H8 T. m5 m" k
   五十年代,胡同路北有座四合院,是宣武区税务局。我那时在工厂上班,拨拉算盘;常往这院跑,送报表、取文件。普通四合院,一溜南房,靠东头一间,门道、街门;进门一长条院子,没有垂花门;进二门,有屏门,没走廊甬路;院子全方砖墁地。有几进院子不知道。没往里去过。现在向右转了,门朝西,盖成洋楼了;电动不锈钢伸缩门,牌子是宣武区财政局。跟长椿寺对门。重修的古庙,新建的洋楼;文化单位、财政机关。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;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。建筑形式、社会功能。从形式到内容,最佳体现,绝妙芳邻。2 n1 t5 X7 u* b7 c
   清末不少文人笔记,写到过四眼井。因为祁家在这胡同住过。这祁家,广安门老街坊,名气大。近几年,几乎是学术界研究热点。祁家是山西寿阳的望族。在北京的第一代老爷子,祁韵士。户部郎中。住铁门胡同;第二代祁寯藻(1793-1866),住四眼井;在宫里南书房,教过道光、咸丰、同治。清史说他; “自道光中论洋务与穆彰阿不合,至是文宗锐意图治,罢穆彰阿,寯藻遂领枢务,开言路,起用旧臣,寯藻左右之”。后世称三代帝师,寿阳相国。他的故事排了连续剧,叫“天地民心”。他有个兄弟也是清朝重臣。他儿子祁世长(1825-1892),住四眼井老宅。官至工部尚书、兼顺天府尹。清史关于他的记载:“世长清操自励,累世官卿贰,家如寒素,时以称焉。十八年,卒,优诏赐恤,谥文恪。赐其孙师曾员外郎,子友蒙主事”。他清廉节俭,有好名声;是死在任上的,所以“优诏赐恤“,格外照顾。
5 @  {6 S) }, {' [   祁氏家族,从祁韵士到祁世长,三世显达。他们家在国子监有好几块进士碑,祁家是:一门四翰林,三代帝王师。《燕都从考》里有四眼井祁家的事。, ~7 I! e- P: m& c
   祁世长大儿子祁友慎,娶了李鸿藻的闺女;十九岁结婚,二十九岁就死了。三年后,祁世长跟小老婆生个儿子;减轻些丧子之痛。起名叫友蒙。这孩子十岁,祁世长死的。皇上赏他个主事。后来入民国,祁氏后人命运不一。据说,祁世长一个后人,生活困难,跑到天津,求他的学生华世奎周济。华给他二百块大洋,又带他去找徐世昌(民国总统、也是祁世长的学生)。徐说:“你(华世奎)的字价码高,卖得快。你掏二百,我只能拿一百”。华世奎又添了一百。后来徐世昌跟人说,一定要好好练字;当过总统,也不如字写得好。
3 o8 _9 E$ C2 L5 A祁友慎的儿子祁师曾,祁世长的长子长孙,当过礼部侍郎。跟他姥姥家(李鸿藻)关系密切。他四舅李石曾去法国就带了他儿子祁彦孺。李石曾在法国开生产豆腐的公司,还找祁家人帮助介绍引资入股(没听说回扣多少)。  d6 R) m/ b5 j  x( p
   祁世长在下斜街北头路西,集资建了山西会馆(云山别墅),撰写了《云山别墅记》。也是这一年,光绪十八年,会馆竣工;他去世。, q( B, L( ~  J2 y
祁世长后人按字排辈,是友、师、式。。。式字辈,有共产党员,一位在近代史研究所工作,死于文化大革命。1978年举行骨灰安放仪式。
: U3 I) m- {2 D) O祁家的故事不少,以后对机会再说。是想老彰义门的人记着:咱有家老街坊,祁家;住下斜街四眼井。这该叫思源。
3 V. h  b" `4 Y- t6 ^9 l$ `    引祁世长一首诗、一副联,算结尾:. d7 \* z1 `6 F# q
一  题法源寺
, D8 m; F  G' v- U- q  f; L  趺坐松根屏万缘,茫溪曽踏乱山巅;名缰利锁都忘了,要证楞严第四禅。转角楼空花木深,洞明三藏总虑心;我来随意云堂坐,不听车音听梵音。6 o: q' m' O) o  o6 n" x* z
二 集林则徐句4 i5 _- q" \+ P" Y
   松声、竹声、钟磬声,声声自在;
: k3 C% ?- X; R4 q6 g- n   山色、水色、烟霞色,色色皆空。' q) |3 {. S- B. N) J  ~! w) W- t

: L- O: }6 r4 j- J+ J
' K8 ?- p& o' N
0 S- ~# F9 r$ P5 W1 W9 C
发表于 2015-7-9 11:4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进来学习了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7-9 12:1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,是成长的必须课。
发表于 2015-7-9 12:3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老人家笔耕不辍,令人尊敬!
发表于 2015-7-9 15:2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{:soso_e183:} 潘老吉祥!
2 j% Y4 p9 K! Y
发表于 2015-7-9 16:29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前辈文章长知识{:soso_e179:}
0 C9 M  _! B& _# H5 _$ `$ D; f5 A  l$ w- ]
发表于 2015-7-9 16:54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潘老好文章!读您的广安门内四眼井让我想起了另一处四眼井,在东直门内北小街。随着扩路拆迁这个地名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了。
发表于 2015-7-9 17:0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华文正 于 2015-7-9 17:09 编辑
( H+ J2 w* O( N3 f) u1 W8 E* J
* u1 {: D- D, t" m( b4 v{:soso_e183:}学习了!
 楼主 发表于 2015-7-9 17:0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华文正 发表于 2015-7-9 17:02
9 @$ U: V9 v/ S2 L6 m潘老,我有个小疑问。“祁世长大儿子祁友慎,娶了李鸿藻的闺女;十九岁结婚,二十九岁就死了。三年后,祁世 ...
4 G) A, |7 s, ]& t8 j* Z
是。笔误。谢谢指正。
发表于 2015-7-9 17:1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pangong 发表于 2015-7-9 17:09, H* H/ O, P5 R2 ~9 V: g
是。笔误。谢谢指正。
  v( I# k/ u$ z. B1 U
潘老我又仔细读过,丧子之痛的是祁世长。您写的没错。是我孟浪了!给您道歉{:soso_e183:}
发表于 2015-7-9 17:3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DSCN0179.JPG , @; ]  g1 f* v. u: c

% ?0 f0 y4 u& G# I/ N1 @1 Y- ?" H5 f- P7 g
发表于 2015-7-9 19:1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啦!
 楼主 发表于 2015-7-9 19:3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妙龄童 发表于 2015-7-9 11:49
0 D2 Y* K2 w3 j1 Z/ L3 d4 v7 G" U进来学习了
. [" e$ ]( |* f4 |
您客气。互相学习。
 楼主 发表于 2015-7-9 20:01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各位阅读、关注。不一位一位的道谢了。作个罗圈揖,四面为上,都有了!谢谢。1  四眼井,北京有多处,人民大会堂北半部,原有东西走向的胡同也叫四眼井。2  李石曾,国民党元老,去法国勤工俭学是他开办的长辛店学习班;和齐如山哥儿仨都有交情(亲戚?),齐竺山是留法学生的后勤管理。3  山西在北京会馆多,大的三个,骡马市路北三晋会馆,崇文门外路西木厂胡同里路南五老胡同有三晋东馆,下斜街北头路西现在的三晋宾馆就是祁家牵头盖的三晋西馆(松云别墅)。
发表于 2015-7-9 22:4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茫溪曽踏乱山巅! h6 T& e+ U/ |& E' t
4 Z. M7 V3 I5 {. i+ d& P
——潘老师,可能是芒鞋曾踏乱山巅吧?{:soso_e183:}
 楼主 发表于 2015-7-10 17:1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江南小糊涂 发表于 2015-7-9 22:45  ]; d( Q1 {% E7 k. F
茫溪曽踏乱山巅
0 x. X. J) {3 p9 Z6 d; D
7 b  g4 G4 J# k3 m8 p# h——潘老师,可能是芒鞋曾踏乱山巅吧?
* g8 V' ^, s4 F+ N0 E+ J0 p) `! Y! P
凃兄:所见极是。您精于此道。致敬、学习、感谢。 8 L7 N) E  Z, t2 i7 U+ B
         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,已忘记引文的出处。查找不可得,但就文句讲,芒鞋,通。茫溪,则无解。还有那副联,也不是集林则徐的。见笑了!
* n. z7 c# b; a& n! ]          望网友们原谅!更正。
发表于 2015-7-11 00:1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pangong 发表于 2015-7-10 17:12- g3 v: {4 i# f2 r; G
凃兄:所见极是。您精于此道。致敬、学习、感谢。
0 Y% N, I- c4 W/ X1 F, @' {8 T         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,已忘记引文的出处。查 ...
$ y4 G1 L. m$ M! z" j
岂敢{:soso_e183:}
6 P" S3 r$ t( @7 w我是想,出家人的诗,就联想那句“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破陇头云”了{:soso_e113:}
2 U) R8 g; m* a" h5 J% g; m5 y. C. Y9 ?: S; o# K' m
潘老师文理细腻,深为佩服{:soso_e183:}# H- |" `, L+ K% h. _
 楼主 发表于 2015-7-11 19:1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江南小糊涂 发表于 2015-7-11 00:16$ F  C6 J7 q1 ]9 [2 B9 G. F4 O
岂敢. V9 T- q1 r' k% i# p; h
我是想,出家人的诗,就联想那句“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破陇头云”了 ...

' f$ G. V1 s( Z8 K* Y4 b您过奖。上次陶然亭一帖您也提出过不合格律的地方,感谢您认真看在下的帖子,感谢热心指正。问好。多交流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老北京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2000.11.1,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,已经运行了 | 意见反馈|百度|谷歌|老北京网

GMT+8, 2020-12-4 19:10 , Processed in 0.219093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

CopyRight © 2000-2050 oldbeijin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返回顶部